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染发膏号称非物质文化遗产 效果不佳遭投诉(图
染发膏号称非物质文化遗产 效果不佳遭投诉(图
* 来源 :http://www.juntaekle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7-01 05:06

  最近,本报多位读者反映看到电视购物广告宣传买来了一款名为“叶赫那拉乌发散”的产品,本来期待着如广告宣传中的那样“5分钟白发即刻变黑发,60天黑发长出来”、“一次使用终身无白发”,可是,用过后却发现并没有如此神奇的效果,要求退货退款却迟迟得不到解决。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产品包装盒上体现的厂名、厂址暗藏猫腻,厂家透露详细地址,并称“没生产过这个产品”。

  51岁的市民张先生,去年11月底看电视购物广告宣传一款名为“叶赫那拉乌发散”的产品,“染后5分钟白发变黑发,60天黑发长出来”。因为鬓角有些斑白,张先生觉得与其使用“一次性”染发膏,不如试一下这个用后可以“终身无白发”的产品。2013年12月4日,产品寄过来了。按说明书先后用了7包(4包/盒,按广告宣传,两盒是60天的用量),“染出来的效果发灰,不黑,而且你看,新长出来的头发还是白的。”2月28日,张先生来本报投诉该产品时说。

  据张先生介绍,在发现染发膏使用效果不佳后,他跟商家反映这一问题,对方说还得配合使用他们的另外一款产品才能有效果。张先生觉得,商家是在推卸责任。

  跟张先生的差不多,62岁的市民裴女士,今年1月份看电视购物广告宣传一款名为“叶赫那拉乌发散”的产品,当时售价为398元/盒(买一送一),同样是了宣传中“染后5分钟白发变黑发,60天黑发长出来”的效果,裴女士买了两盒。“用了第一包时就感觉跟宣传中的不一样,我按说明书上的方法染的,可根本‘染不黑’,着色效果差。”裴女士说,当时她打电话跟商家沟通“不着色”的问题,对方最初说得用略烫的水将乌发散浸泡一下再使用效果更好,后来又说产品有时也“因人而异”,像裴女士的情况,得用4盒才能见效。

  按照消费者张先生提供的其所购产品以及产品包装信息,近日,记者对“叶赫那拉乌发散”展开调查。

  记者注意到,该产品包装及“网址”宣传中提及“5分钟白发变黑,60天白发换黑发”、“60天终身不白发”、“一次使用终身无白发”、“纯中药植物黑发”、“绝不含任何化学添加”、“权威机构认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此产品外包装展示的产品批准文号为“国妆特字G20120404”,经查,“国妆特字G20120404”是广州市嘉倩化妆品有限公司“维彩莉染发膏(自然黑色)”的批准文号,注册名称并不是“叶赫那拉乌发散”。

  另外,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并未查询到名称为“叶赫那拉”的药品。

  省消协副研究员守运表示,按关法律法规,不允许包括化妆品在内的日常生活用品在广告中宣传治疗功效。从广布内容上来看,一款染发膏产品,本身不是药品,不能治病,却宣传有助生黑发,并且有“终身无白发”这种绝对性的说法,本身就涉嫌违法广告。

  在接到消费者投诉后,记者先后多次尝试拨打该产品的一部“400”全国客服热线,均无法接通或无人接听。由于并非本地生产且并非本地购买到的商品,按照市工商局相关人士的,如果消费者对所购商品有疑问,需要工商部门介入调查处理的话,应投诉至生产企业所在地工商部门,由当地工商部门予以认定。

  按照产品外包装显示的信息,该产品生产厂家为“广东省广州市嘉倩化妆品有限公司”,由“广州珍珠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销。

  3月6日,记者拨打广州市“12315”服务热线,实名反映本地消费者对于这款产品涉嫌虚假宣传的问题,接线工作人员表示,最好能够提供生产企业的详细地址(含门牌号信息),不过,该产品包装及网站上给出的厂址为“广州市白云区龙归镇夏良村横第二工业区”,并没有具体门牌号信息。

  另外,该产品包装显示及其网站宣传中提及的“叶赫那拉乌发散”已成为国家工商局注册商标,受《商标法》。可是,经中国商标网商标综合查询,并无“广州市嘉倩化妆品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的商标信息。

  3月10日,记者再次致电广州市“12315”服务热线,对方表示,此前反映的案件已被受理,暂时还无结果,也不能明确回复时间。

  3月6日,记者通过“广东省广州市嘉倩化妆品有限公司”网站上的厂家电话联系到该企业(注:该公司网站上刊载的公司地址与“叶赫那拉乌发散”包装盒上的公司地址一致),接电话的一位工作人员首先确认该企业是“广州市嘉倩化妆品有限公司”,但当记者表示希望了解该企业详细地址时,对方反问:“你是哪里呀?”“你有什么事?”

  记者向对方反映了“叶赫那拉乌发散”的有关问题后,对方称该公司是生产有维彩莉染发膏,但是没有生产过叶赫那拉乌发散。并称,可能消费者买到的是一款假冒产品,“有可能是假冒的吧”,同时表示该公司并没有跟广州珍珠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经销上的合作。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尽管声称产品可能被假冒,但在前后两次电话沟通过程中,对于记者要与该企业负责人联系、想要协助该企业调查产品被仿冒的要求,对方工作人员仅表示“我们先查一下”,“还没有查清楚”,并且提供该企业的详细地址。

  守运表示,无论是专门的电视购物频道,还是电视广告,或者是通过网购渠道购买商品,均属于“远程购物”方式,跟在本地实体店铺购买商品不同,这种“远程购物”最大的特点是拉大商家与消费者的时空距离,存在难等问题。

  这种“时空距离”很容易被一些所利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消费者购买产品后出现纠纷,往往出现连商家都找不到的问题,存在较大的购物风险。

  “对于远程购物,消费者更应消费,提高辨识能力。”守运提醒消费者,如果对于电视广告或者是网络宣传内容判断不准的话,应先多咨询了解,这是防止日后权益受损的最重要的方式。本报记者 黄艳丽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